• 省政府新聞辦批文·浙新辦[2008]17號

  • 龍灣區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網站

  • 溫州市第一批文明網站

  • 溫州市網絡文化協會理事單位

  • 市級青年文明號參賽崗

微信 新浪微博 APP

您所在的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龍灣新聞網  ->  專題專欄  ->  人文龍灣 -> 正文

汉诺威96奥格斯堡: 詩話寺前街

2019年05月31日 09:28:00來源:龍灣新聞網

汉诺威96对杜塞多夫 www.ajpxxl.com.cn   朱學林

  一條老街,串聯歷史,多少代人的印記。寺前街,雖沒有恢宏精細的建筑,如今依然散發著江南水鄉古街坊的風情,街西的店鋪家家面街背河,古樸的風韻依然濃郁。它是一首流淌的詩,值得慢慢細品,帶人重回時而閑靜散淡、時而風云變幻的年代。

  乾元寺

唐會昌五年(845),唐武宗李炎獨尊道教而滅佛,裁并天下佛寺,全國共拆除寺廟4600余所,包括乾元寺。一年后,唐宣宗李忱即位,年號大中。他一登基稱帝就一反堅持三十余年的“傻態”,迸發出前所未有的聰明睿智和英武果決,勤于政事,孜孜求治;同時宣布重建佛寺。大中年間(846—859)重建的乾元寺為大中乾元寺。突兀前朝寺,維舟又一來。

  殿空金像暗,

  徑斷石幢摧。

  物相依成壞,

  塵緣漫樂哀。

  僧殘無悟語,

  猶幸結宗雷。

  這是南宋詩人張镃(字功甫)的詩《游大中乾元寺》。游應作走訪解釋。

  南宋乾道二年(1166)八月大風雨海溢,溫州災難損失巨大。災后,朝廷派官員賑災,張镃的父親張宗元時任司農少卿兼秘閣修撰江南西路轉運副使,從四品,掌錢谷財用,司農少卿相當于現在財政部副部長,雖然他掌管區域不在浙東,但由于受害嚴重且范圍大,他也被派遣來溫賑災,身為青少年的張镃跟隨父親一起來到永嘉場。

  這是張镃又一次乘舟走訪災后乾元寺所寫的詩。隔岸居水中,一個前朝建造豎立的寺院;臺風海溢,漂空了殿堂,飄去了金碧輝煌;石徑斷開,石幢摧折,物品毀壞,僧人致殘……一派災難景象。詩人雖然沒有聽到感悟的話語,但還是猶如見識了宗炳、雷次宗那樣安處于此、堅守崗位的居士。

  此后重建的乾元寺叫回原來的乾元寺。寺東邊近前岸形成的街市,人稱寺前街。后來寺前街與乾元寺連接架橋,叫護寺橋。

  江南小鄒魯

古井陳建榮攝

  五十里余廬井稠,

  民風物望甲東甌。

  羅山佳氣鐘臺輔,

  蜃浦祥源毓素侯。

  子弟吳中推秀出,

  諸生魯國盡名流。

  這是明末清初詩人王至彪描寫永嘉場的詩句。永嘉場,從梅崗到茅竹嶺,南北弧繞五十里;鄉里井市,居民稠眾;民風淳樸,享譽東甌;是羅山佳氣鐘聚治國棟梁,有甌浦祥源毓育素侯賢達;子弟們努力高中秀出,在國家層面成為名流。一個盡推優秀的“推”字,反映了這片神奇的土地——江南小鄒魯。

  如果說大羅山散氣鋪陽,匯聚于二、三都之間;那么,甌江飛云,夾龍江海,妙趣橫生在寺前街。

  滄湖

  明嘉靖《溫州府志》載:滄湖,去城東七十里。一說滄湖又稱兩湖,分南、北湖;另一說兩湖即南湖和北湖,北湖又稱滄湖。

  滄湖為農業生產輸出灌溉水,為人民生活提供飲用水。滄湖沿岸人才輩出,北岸的吳匯頭出了宋代吏部尚書吳表臣,東南岸的普門中沙出了明代內閣首輔張璁,等等。

觀眾歡聲笑臉張洪林攝

  兩湖有大家,

  奪錦成勝會。

  流風今尚存,

  賈勇狂擊汰。

  這是清代著名學者、教育家張振夔描寫湖上健兒們鼓足勇氣、奮力奪標的詩《兩湖競渡》。

貨船靠岸歇工觀賽張洪林攝

  湛湛芳湖水平,

  嘈嘈兩岸歡聲。

  日暮雙龍正斗,

  一溪煙雨初晴。

  端午是滄湖最熱鬧的時節,明代進士王叔果有詩賦《端午觀競渡》。

觀眾歡聲笑臉張洪林攝
滄河龍船張洪林攝

  滄湖,是永嘉場食鹽運輸的水上通道。明嘉靖《溫州府志》載:舊(茅竹嶺)山北有田地數百頃,中有河,自一都至郡城,舟楫相通,而以軍前大埭北截江潮。宋紹興二十四年(1154)埭決,田地悉坍江,不復有河。1154年之前,運鹽船隊從鹽場出發,經橫塘進入滄湖,經吳匯頭進入運河、塘河,通過內河直達郡城;1154年之后,鹽船進滄湖,或經吳匯頭到東平埭絞壩,或經北頭橋到黃石浦,入甌江抵達郡城。兩者都要經過南頭灣。后來又開辟了疏港的航道。后來,永嘉場發展制糖等產業,其運輸航線以及后來的客運輪船總離不開南頭灣?;蛑冒煳鍥?,或三餐將近,或夜幕降臨,更或是候潮駕,船兒就要停泊在南頭灣。乾元寺的鐘聲或木魚聲到客船,這是每天發生的事。寺前街為客船造就溫馨的港灣,客船也為寺前街帶來了市場的繁榮。

1982年端午節,寺前街劃龍船張洪林攝

  辰逢地臘節天中,

  沿水嬉,寫情悰,

  飛鳧搖曳弄長風。

  金鼓競,氣如虹。

  奪標舞袖驀爭雄。

  人離合,舟西東。

  怎看他無邊囗事,

  興闌后,曰下春。

  雖然缺了個字,但還是滿滿的情真意切,句句甚佳。

  后來,滄湖變瘦成滄河,龍船競渡卻照樣進行,直到近些年才息鼓。

  普門人對滄湖感情最深,曾經叫北湖為太師湖。清代的張銘在家門口唱起了重五的詞:《醉紅妝·五月五日觀北湖競渡》。

  俗稱茄子地

  潮流沖積,滄海桑田,最先露出水面的高地成為皋。永嘉場處于淺海時,寺前街地域是其中的皋,因為她南北走向如茄子一般,浮在水面而不沉,俗稱茄子地。遵照劃高地筑屋、臨清水而居的原則,寺前街地域是先民們在永嘉場平原上,除山邊地外,最早的居住地之一。在這個意義上說,寺前街先民居住的歷史可能在唐代之前。

  寺前街的茄子地,在1994年的17號臺風得到驗證。當時位于寺前街東向100多米的羅東新街,臺風大水淹沒一樓店面有半層多高,而寺前街老街的店鋪地面卻沒有進水。

  乾元年間

  唐乾元元年(758),李白因永王李璘事件受牽連,被流放夜郎,二年春至巫山遇赦。杜甫只知李白流放,不知赦還,他的兩首《夢李白》詩抒發至誠至真的友情,成為千古絕唱。

  這一年,登基的唐肅宗李亨為安徽天柱山三祖寺敕賜乾元禪寺。

  這一年,永嘉置監院,官鹽價為收購價的11倍,政府稅收大增。

  乾元年間(758—760),永嘉場興水利,三都境內筑水閘,其名為乾元閘。清雍正《浙江通志》載:乾元閘、倉頭閘俱在三都;龍灣陡門在四都,黃石陡門在寧村所城外。之后,包括滄湖在內的永嘉場內陸淡水水系初步形成。

  這年間,在滄湖東岸邊水中小沙洲,始建乾元寺。

[編輯: 孫曉敏 ] 
下載

微博